阿斯麦总裁:光刻机不可复制,中国也有很好的法律规定

作者: 前沿科技  发布:2020-02-14
导读:星期三,荷兰科技公司阿斯麦(ASML)公布年度业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Peter Wennink特别谈到目前成为话题的光刻机可能被(中国)复制的问题,明确指出,高端EUV机器永远不能复制,而中国也有很好...

星期三,荷兰科技公司阿斯麦(ASML)公布年度业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Peter Wennink特别谈到目前成为话题的光刻机可能被(中国)复制的问题,明确指出,高端EUV机器永远不能复制,而中国也有很好的规定。

据埃因霍温日报报道,在会上他指出,十五年前,就曾经有过试图复制光刻机的动作,但是至今仍然未获成功。”

“您可以尝试复制零件然后组装它们。但是,如果没有我们系统工程师和软件专家的指导,机器就无法工作。”这位总裁说。

据报道,在星期三关于阿斯麦年度业绩公布会的演讲中,Wennink对将最新型号的光刻机交付给中国的客户引起的骚动作出了反应。荷兰政府目前扣留了EUV的机器出口中国许可证,这是在美国的压力下发生的,美国说这是一种战略产品。同时,美国人担心来自中国的竞争,担心交付可能导致技术失窃。

“向中国交付机器没有问题”

但是Wennink认为向中国交付没有问题。“我们与中国的客户开展业务已有三十年了,与现有的客户已有二十年了,他们还为整个世界生产芯片。由于EUV光刻机在荷兰Wassenaar条约的清单中,因此必须获得政府发出的许可证,我们目前正在等待。如果最终等不及,我们会将这台机器交付给其他人。因此,这个问题对我们公司的影响为零。对EUV机器的需求很大,如果我们不将其交付给一个客户,则交给其他的客户,我们将在允许的范围内交付。”

Wennink很高兴地解释了为什么他不害怕中国会模仿芯片机。“这是因为我们是系统集成商,我们将数百家公司的技术整合在一起,为客户服务。这种机器有80000个零件,其中许多零件非常复杂。以蔡司公司为例,为我们的生产镜头,各种反光镜和其他光学部件,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模仿他们。此外,我们的机器完全装有传感器,一旦检测到异常情况,Veldhoven总部就会响起警报。”

“中国也有很好的规定”

Wennink也没有看到中国如何能从仿冒的机器中受益。“永远都不可能秘密进行这种操作,必须要涉及很多专家。假设他们成功了,他们将给市场带来很多无法追踪来源的芯片,而最终曝光。我们总是关注着市场的动态,我们当然也会熟悉我们的产品出口的每个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中国也有良好的规定,即使只是为了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例如在5G移动通信领域。这些规定也适用于我们的机器。”

荷兰友人媒体撰文谈光刻机

居住在埃因霍温附近Waalre的荷兰退休教授Jan Willem Nienhuys,在地方媒体上撰文谈了自己在阿斯麦光刻机问题上的看法。

文章说,在关于阿斯麦与中国的讨论中,未大声说出的论点可能会起作用。

他说,众所周知,中国的出口大于进口,因此,中国人有钱要花在中国境外,中国很乐意将这笔钱花在尚无法实现的先进产品上。

但是,如果事实证明贸易伙伴不可靠,那么用中国自己制造东西也将是很有趣的。中国已经计划在五年内依靠自己的能力发展科学技术,自己生产与ASML机器功能相同的机器,这也是非常适合的做法,而且不要以为他们做不到。

在中国,我们称为科学的学科(工程学、自然科学、工程学和数学)的中国毕业生数量,比美国和欧洲的总和还要多(2017年是美国的八倍),而且这一数字的增长速度快于世界其他任何地方。

从2002年开始,这些学科的毕业生每年增加10万以上。

如果阿斯麦无法交付,那么将在五到十年内必然与更好的中国产品发生竞争。我对此一点也不感觉奇怪,如果对阿斯麦非常了解的话;而这,也让荷兰政府蒙受打击。

Jan Willem Nienhuys一向对中国友好,不时在荷兰媒体Opinie专栏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他的夫人是陈尚慧,埃因霍温中文学校前校长和名誉校长,他和夫人多次到访中国,并踏足西藏。

陈尚慧在台湾长大,上世纪70年代随荷兰籍丈夫定居荷兰,曾在美国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并在荷兰的大学执教多年。陈尚慧夫妇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情有独钟,于2007年两人合作用荷文出版了厚厚的《China》一书(中文版名叫《中华变迁史》),对中国远古以来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和政治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介绍。

本文由云顶2322备用网址发布于前沿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阿斯麦总裁:光刻机不可复制,中国也有很好的法律规定

关键词: 光刻 也有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