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互联网五大平台的动力学

作者: 科技专题  发布:2020-02-14
导读:10年前人们还拥有一个开放的网络乌托邦,而到了今天,人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个“有墙的花园”,每一个花园里都据守着巨大的怪物今天的网络世界如同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恶龙加波沃奇据守着整个花园在科技产业中,...

10年前人们还拥有一个开放的网络乌托邦,而到了今天,人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个“有墙的花园”,每一个花园里都据守着巨大的怪物

今天的网络世界如同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恶龙加波沃奇据守着整个花园

在科技产业中,我们面临的是“五大平台vs其他互联网公司”这一基本的竞争场景。

五大平台跨越了所谓的旧技术——Windows仍然是桌面之王,谷歌统治网络搜索——以及新技术:谷歌和苹果控制着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与iOS)及其上运行的应用程序;Facebook和谷歌控制互联网广告业务;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控制着许多初创企业运行的云基础设施。亚马逊的购物和物流基础设施正在成为零售业的核心,而Facebook则在最基本的平台上不断积累更大的力量:人类社会关系。

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由于使用时间天生受到制约,消费者会集中在大的平台内完成所有的消费需求。正是因此,互联网产业中似乎发展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规律,它也构成平台兴起的产业背景,这即“赢家通吃”(Winner takes all)。

所谓“赢家通吃”的市场是这样的市场,其中表现最佳者能够获得巨大的回报,而其余竞争对手只能分食剩下的少量残余。如果赢家通吃的市场扩大了,财富差距也会随之扩大,因为少数人能够获得越来越多的收入,而这些收入本来应该更广泛地分布在整个人口当中。

当然,互联网巨无霸公司不是这样看待市场的。它们认为,自己的垄断并不可持续。相对基于自然条件和政府资源的垄断来说,基于技术的垄断是非常脆弱的。随着技术进步,这样的垄断随时可以把曾经的公司资产变成负债。正是因此,技术人员喜欢将他们的行业描绘成一片破坏的海洋,每个获胜者都容易受到一些突然冒头的、以前绝不会想象到的敌人的突然袭击。“有人,在某个车库里,正在向我们瞄准,”Alphabet(谷歌的控股母公司)的前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喜爱这样说。

图片来自新浪科技

甚至巨头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垄断者。苹果CEO库克接受CNBC采访时曾就Facebook拆分一事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对于科技公司被描绘成垄断者感到很挫折,并且坚称“科技不是垄断者”

然而在过去数年,互联网的五大巨头都对车库中的假想敌表现出了非凡的瓦解能力。你甚至可以赌他们会继续赢:它们在自己的领地更加根深蒂固,在新的领地更加强大,也能更好地阻绝来自新兴对手的竞争。

虽然五大平台之间的竞争仍然激烈——每年都会看到它们的起起落落,但是越来越难以想象,它们中的任何一位,更不用说两位或三位,会失去其在商业和社会上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根据亿欧发布的《全球上市公司市值100强》,微软市值已突破万亿大关。2014-2019年,微软市值增长了三倍以上

事实上,可怕的五大巨头面对初创企业形成了强大的护城河。在大多数情况下,新公司的崛起都只能巩固五大的领先优势。考虑一下Netflix在亚马逊的云端托管其电影,谷歌的风险投资部门对优步进行了巨额投资。或者考虑一下苹果和谷歌从他们的应用程序商店所获得的所有应用程序内付款,以及谷歌和Facebook从初创公司获得的所有营销资金(作为两大广告巨头),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初创公司就无法让用户下载它们的东西。

在追求新市场时,平台也为五大公司提供了巨大的优势。看看苹果如何为其流媒体音乐服务在运营的前六个月吸引到1000万用户,或Facebook如何利用其主要应用程序的受欢迎程度来推动用户下载独立的Messenger应用程序。

Facebook曾在2014年移除主应用中的聊天功能,用户必须下载Messenger才能继续在移动设备上聊天

五大公司正在推进新闻和娱乐行业;它们在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掀起波澜;它们正在制造汽车、无人机、机器人和沉浸式虚拟现实世界。为什么要不断扩大竞争的边界?因为它们的平台——包括用户、数据和赚取的所有金钱——使得这些遥远的领域似乎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这并不是说这些公司不会死亡。不久前人们认为IBM、思科系统、英特尔和甲骨文在技术上是无与伦比的;今天,它们仍然还是大公司,但其影响力已经远没有以前那么大。

还有一种可能是来自国外的竞争日益加剧,特别是中国的硬件和软件公司正在积累同样重要的平台。然后,也存在监管或其他形式的政府干预的威胁。欧盟监管机构已经在反托拉斯和隐私的理由之下对五大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

美国对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如火如荼,四大公司目前均已向国会提交初步信息

不过,即使有这些困难,五大平台的动力学可能也难以撼动。就以政府监管为例:政府的干预虽然往往会限制一个巨头,但同时却会支持另一个巨头。如果欧盟委员会决定以反托拉斯理由对抗Android,苹果和微软可能会成为受益者。当司法部门指控苹果操控提高电子书的价格时,谁赢了?亚马逊。

本文由云顶2322备用网址发布于科技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胡泳 | 互联网五大平台的动力学

关键词: 互联网 动力学 五大